古交首页 政务 社会 纵横 关注 文明 出行 曝光 理财 房产  
高清图片 民生 文化 体育 经济 财富 健康 消费  
首页>> 理财 >>正文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2019-10-02 17:47:08  来源:人民网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猎云网3月23日报道 (编译:朱宁)


猎云网注:按需存储模式兴起于70年代,客户根据存储需要把旧物存放在仓库中,如今这种模式融合物流、科技和互联网,摇身一变在寸土寸金的城市再次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Boxful、Spacebox、Klosit、StuffGenie和GoNLive是当下推动该模式的先锋,我们来看看它们的故事。


在人潮涌动的香港,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已然扬帆起航,而此时它的竞争者们才刚刚踏上起跑线。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Boxful、Spacebox、Klosit、StuffGenie和GoNLive五家公司为空间稀缺的城市引进了一种成功的商业模式。它们提供同样的服务,家里到处都是东西又没处放的人可以通过一款应用订购一个塑料箱。箱子送到公寓后,用户们把不用的东西扔进这个箱子里(比如冬衣或旧相册),然后送到一个仓库储藏起来。用户订购一个箱子并不贵,一般一个月只花7美元左右。


这种商业模式使用互联网管理箱子订货,用数据库技术安排仓库和预览箱子的位置。这些看似平淡无奇,但真正的技术创新之处在于塑料箱可以反复使用。


传统的仓储业务模式是用户租大型储物橱。他们得自己打包旧物并看好自己的储物空间。通常情况下,这些橱子只有一部分被充分利用,剩下的部分则空空如也。


这种按需经营的商业模式通过规定包裹的标准尺寸使效率最大化。这种商业模式在70年代就有,却在今天“Uber For Everything”的社会风潮之下再次引起大众的共鸣。


“五国鼎立”


鉴于这五家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已具有普遍性,讨论哪家率先打开了香港市场毫无意义。


GNL Storage的创始人Mark Sims说:“我一直观察世界范围内运用这种商业模式打开香港市场的公司,据我统计有多达30家公司。最近三四个月它们在香港活跃起来,都想着占尽先机。”


Boxful由两位香港本地人Norman Cheung和Carl Wu创建成立,他们二位之前创建了中国电子商务公司Zooq,专卖女装。他们在天使投资上为Boxful融资150万美元,成为香港拥有雄厚资金支持的按需存储创业公司之一。


StuffGenie的融资团队也依靠中国时尚界发家。共同创建人Miles Davison在深圳的丽服仓储干过两年总经理,负责监管6万平米的服装储存处,专门“收容”奢侈品。之后他和做网页开发的兄弟Charlie合作,共同创建了StuffGenie。


Miles说:“虽然这种按需服务的存储模式并不新鲜,但与其他经验丰富的公司相比,我们仍有机会做得更好,尤其在用户体验部分。”


Spacebox的Louis和Cerne是另一支前来踢馆的兄弟团队。尽管没有从事物流业的背景,但他们共同创建了天气咨询公司Enecore,随后将它卖给一位投资者。与Boxful和StuffGenie不同,Louis和Cerne哥俩创建按需提存储的商业模式或多或少出于偶然。


Louis说:“我们刚开始是做定制家具的。香港很多公寓设计古怪,家具怎么摆都不合适。在研究定制家具的过程中,我们打起了在公寓外储存家庭废弃物的主意。”


GNL Storage的Mark Sims声称,公司是他MBA毕业课程项目的一部分。2013年9月,他结束了自己在Oracle长达13年的工作,转而开创Storage公司,成为今天成功的索引。


Klosit的创建者没有公开自己的信息,但一位与团队熟识的人透露,这些创始人之前从事过物流业。


在香港显而易见的事儿


一个看似平庸的提议却吸引了香港众多企业的极大兴趣,这似乎不太常见。但考虑到当地情况和全球创业公司的大潮,就不足为怪了。


根据Colliers 2014年8月的一份报告,香港有82万个家庭没有专用储藏空间。如果其中一半的家庭每家需要15平方英尺的存储空间,那市场上会多出大约615万平方英尺的私人存储空间。香港私人储藏协会的Helen Ng在去年9月接受《香港商报》采访时指出,私人储藏市场“远没有达到饱和”。尽管这些塑料箱创业公司们无法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挖掘出实实在在的空间,但它们却减少了多数用户私人存储的成本和麻烦,借此开拓了存储市场。


Boxful的联合创始人Norman Cheung说:“就渗透力而言,(香港的私人存储市场)不像美国或英国。香港存储空间的人均占有量仅为0.5平方英尺,远低于西方人均占有量。”


与此同时,按需存储模式在美国已初见端倪,几家创业公司已经筹集了好几轮巨额资金。Brooklyn的Boxbee至今已从500 Startups和Google Ventures那里融资730万美元,纽约市的MakeSpace融资1010万美元,最后一轮融资由Upfront Ventures领投。


甚至 Rocket Internet 也榜上有名,德国创业公司SpaceWays的服务范围涉及芝加哥、伦敦、多伦多和巴黎,现在似乎又在新加坡招徕人才,这是亚洲另一个由于陆地空间少而孕育出存储公司的地方。Sapaceship从Ardent Capital融资,一月正式成立;另一家同类创业公司Vault Dragon于2013年也开始活跃起来。


香港的Brave Soldier风投的办事员Derek Kwik指出,整个城市对按需私人存储的狂热追求归根结底是对速度的需要。


他说:“来这儿的投资者和创建人看到了美国渐渐兴起的潮流趋势,但想建立相似的产业必须抓紧时间。每个国家的分公司之间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竞争,在亚洲所有租金高、空间小的地方,存储都是一个问题。”



国内外包


按需存储模式的创造性有限,不同模式之间大同小异。每个经营箱储的公司最终都要诉诸完善的网页服务、酷酷的移动应用、适当的箱体追踪技术和完美的用户服务。一些人着眼于建立目标商业模式,而另一些人则对Airbnb“寄存在你朋友家”的模式(比如美国的Roost)更感兴趣。


如果说这些按需提供存储服务的公司有什么本质区别的话也隐藏在幕后。有序的运送车队和良好的室内存储有助于妥善保存用户的贵重物品。将物流外包给第三方可以节约成本,但出现事故的可能性更高,这无益于给公司的信誉抹灰。


Kwik说:“传统电子商务模式下,如果有人从亚马逊买了双鞋却没收到货,亚马逊会再寄一双让你满意。但要是弄丢了用户的相册就不是道歉那么简单的事了。个人存储要比电子商务模式承担更多责任。”


香港多数按需存储公司都会不同程度地外包物流。比如StuffGenie会将物品配送和存储交给合作过的物流供应商处理。穿着StuffGenie T恤的货车司机经过培训甚至知道怎样对StuffGenie的箱子进行扫描,了解仓库管理的技术,但他们依然不是StuffGenie的正式员工。


与此相比,GNL和SpaceBox的运送过程尽在掌握之中。除了一些(GNL高薪聘请的)忠诚司机,货车都归呼叫中心或类似Gogovan的服务中心所有。SpaceBox甚至使用轮辐方式运送箱子,自由调度的货车通过这种模型在临时分配点卸货,存储送货员再将箱子送到每个用户手中。


Spacebox的Louis Cerne说:“我们对运营车队或租用仓库不感兴趣,一般情况下,我们也不关注需要管理的积累资产。与之相比我们更关注创建一个大众信任和尊重的品牌。”


而Boxful则不然。Boxful大部分的竞争对手都针对仓储制定出特殊的短期协议以适应它们箱对箱的经营模式。但Cheung和Wu却长期租赁存储地和车队,他们正在考虑一并收购这些资产。真正的房地产要“100%属于Boxful”,所有劳动力都是Boxful的员工。


当然,尽管室内存储模式在理论上可以确保物品更安全、服务更周到,但它仍隐含着高风险,要是你租的或买的资产闲置下来,那你花的钱就打水漂了。


Kwik说:“我并没有完全出售车队的所有权,我只是觉得把钱都投在存储上再被动地等客户来电风险太大,万一他们不打电话呢?”


赢者通吃?


由于所有这些新型公司的创建只有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它们很可能还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多的时间才能获得市场领导人的地位。但奇怪的是当被问及它们是否相信按需存储会发展为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多数公司的回答是“不”。


Spacebox的Louis Cerne说:“这项产业至少在现阶段还没有创造出强大的网络效应。当然如果品牌做大,你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主导市场。但我相信没有一家公司能兼并其他所有同类公司,成为本市最成功也是唯一一家按需存储的公司,任何城市的任何存储公司都无法独占鳌头。”


但如果所有团队都致力于建立同一种模式,结果只能是恶性循环。与Uber和运输网一样,按需存储是一种商品。箱子就是箱子,运送就是运送。


Kwik说:“所有公司都在压价,然后再比服务。一旦所有公司的价格和服务都差不多了,它们便不再盈利。所以还是能盈利者走得更远。”


如果想让商品服务和产品成功适用于某个特定市场,公司通常需要积极的营销策略来凸显自己赢得用户。这么做成本高,尤其恶性竞争压价之后会更贵。拿Uber来说,它融资十几亿美元增加司机津贴给乘客打折,只为市场营销。


另外两个因素表明,这场竞争最终会归结为精彩的广告之争。和任何新概念的推广一样,上述商业模式必须“教育市场”并向客户解释自己服务的价值。但“教育市场”很快变成了“告诉市场用户需要它”。为了在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按需存储公司必须说服顾客寄存更多的东西而不只是冬衣和相册,他们最好把能存的都存起来,并且现在就存。


Kwik说:“任何一家存储公司都不可能被动地等你一两年来决定什么时候存东西,公司必须每个月都想出一个点子提醒用户存储,比如大扫除或圣诞物品储藏专区等等。有众多资金支持的公司和经验丰富的物流专家才能在竞争中胜出。”


香港的存储公司正在用行动验证这种论点是否站得住脚。Boxful在Facebook和当地网站发起猛烈的广告攻势,Klosit则故意回避广告。


存储公司和全球物流组织


即使香港有一位胜出者,也并不能就此评估出整个按需存储行业的发展前景。首先,美国同行业竞争仍处在起步阶段,1000万美元的融资固然可观,但这并不代表公司当下就有扩大规模的潜力。


除此之外,扩大规模的机会并不成熟。据推测,一笔可观的资金可以勉强支撑公司扩大规模,对于香港公司来说,扩张的好事不会连着发生两年。东京的企业有足够的时间制定同样的商业计划。


向最好的市场扩张是否太迟了?香港的存储公司经得住美国公司的收购吗?一方面,基于地理位置的收购一直不受欢迎。但Kwik相信对该行业的全球市场领导人来说,收购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是扩大公司规模和发展的少数可行渠道之一。


他说:“扩大规模不只意味着你会在本地占主导地位,还可能包含着入不敷出的风险。如果你的客户都来源于某个特定城市,他们不更新也不增加存储的物品,每年订购箱子的数量都不变,那你连固定成本都填不平。”


按需存储创业公司是新兴的、令人振奋的物流产业的一类,可以有效利用未使用的资产。UberX和UberPool将空荡荡的车座塞满乘客,Lalamove和Gogovan将空荡荡的货车塞满货物,同它们一样,MakeSpace和它香港的公司将空荡荡的仓库塞满塑料箱。但随着这些公司的发展与扩大,我们不但想知道它们如何影响现有的物流供应商,还想知道物流供应商是怎么返回头影响存储公司的。Uber的Travis Kalanick经常喜欢将Uber的命运描述为“城市物流网”。但正如所有这些公司都面临不确定的未来,这张物流网有望在拼拼凑凑中形成。

说明1、猎云网是一家聚焦TMT领域创业创新报道的新媒体网站,聚集新公司、新产品、新模式,并嫁接广大创业者与投资机构沟通的桥梁。欢迎广大创业者们向我们项目自荐、投稿。请发至邮箱:lieyunwang@gmail.com
2、 扫描二维码,快速关注猎云网,及时收看最新资讯。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相关阅读:
导热油加热器 http://jiexingxing020.51sole.com
作者:admin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音乐人李志诉腾讯侵权索赔300万 未经授权翻唱其歌曲
财务转正定级自我鉴定范文【精选】
2018年幼师的实习报告
弥渡县“三提醒”为“升学宴”敲警钟
1
 
海口一男子公安局食堂门口盗窃被判六个月
社会实践高中版报告格式参考
何成方圆·2002年北京高考优秀作文
胖子的世界
励志读后感2000字左右
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 率先启动“互联网+易通关”
宝宝被吓到了怎么收惊
揭低门槛快递行业乱象:快递"满天飞" 分拣似投篮
逃犯越狱32年后回监狱自首 曾住遍全国各地桥洞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1
1
高考拿了高分也头疼 考生口试遭遇考试日期撞...
张艺谋《归来》连曝视频日志 网友绘中秋版海...
台南豪华坐月子中心生意火爆 孕妇被迫睡走廊
进园首日:五步搞定分离焦虑
妈咪突然破水 淡定做对4件事
2015公司出纳个人工作总结报告范文
卧室床摆放风水禁忌
商务部首次回应:新浪分众并购案尚未立项
家长?老师?
2月份郑州房价每平方米降了8元
1  
1
1
按需服务创业新潮流:香港兴起的按需存储热潮
药补不如茶补
首创集团试水股权投资
王宝强16岁裸身拍“三级片” 击败张艺谋擒银熊(图)
湖南省人大代表苏铁锚:解决湖南茶产业存在的普遍问题
羊年楼市怎么走
如何写简短的自我介绍
长城物业收费合理吗?
出现这种情况 说明你已经轻度阳痿了
Copyright © 2003-2014 jsrack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日报社主办 海南新闻网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