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交首页 政务 社会 纵横 关注 文明 出行 曝光 理财 房产  
高清图片 民生 文化 体育 经济 财富 健康 消费  
首页>> 理财 >>正文
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2019-12-17 01:26:49  来源:人民网 
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月光透着大片的落地窗,洒了进来,唐小染没有睡,听着身旁平稳的呼吸声,趁着月光,唐小染看了过去,只看到一片精硕性感的背……七年来,同床而眠,睁开眼时,要么空无一人,要么只有这背影留给她。

她很想告诉沈慕衍,七年前,他找到她拜托她为沈芯然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时候,当时在得知沈芯然患了白血病。

而很巧合的,她曾做过志愿者留在血库的配型,与沈芯然配型成功,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毫不犹豫的答应救助。

但约莫,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吧。

那时候,突然脑海里闪过那样的想法,鬼使神差的,被心里的执念驱使着,她大着胆子,提出那样的要求:“签了契约,和我结婚,我就救她。”她太想要太想要沈慕衍这个人了,她太渴望太渴望这个人的爱了。

她那时候想着的是,能够呆在他的身边,与他朝夕相处,日久总能生情,等婚后她用真心相待,人心总不是石头做的,总有能够修成正果的时候吧。

她那时候想的那么天真那么美好……她想到了所有,好的坏的,却绝没有想到过,沈慕衍打从心里厌恶她憎恶她。

她更没有想到,沈慕衍一直戴在右手尾指上的那一枚尾戒的来由!

她看过那尾戒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那尾戒的款式偏柔,像是一枚戴在女人中指上的女款镶钻指环,戴在沈慕衍的小指上,不显得突兀违和,反而有一种诡异的契合感。

七年来,沈慕衍常常喜欢摩挲这枚尾戒,唐小染没往深处想,只当是这人的习惯。

直到一个星期前,收到的那一封电子邮件……

原来,自己的执着,那么可笑!

自己的爱情,显得多余……

她爱沈慕衍,很爱很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却已经久到忘记了。

孩提时候单纯的喜欢一个人的感情,随着时间的积累,非但没有减退,还一发不可收拾。

可惜的是,她把沈慕衍放在第一位,沈慕衍却对她的这种喜欢,不以为然,甚至十分厌恶。

沈慕衍厌恶她,七年来,这厌恶越来越深。

唐小染不是没有看清,只是她执着的认为,只要再坚持坚持,就能够看到曙光,直到那一封电子邮件的出现……哈哈,唐小染,这世上你最可笑!

侧躺在床上,望着面前的背影,那么熟悉,拒人于千里之外。

唐小染缓缓伸出了手,由身后,环住了男人劲硕的腰,她把脸贴了上去……“很快,你就自由了……我知道,你那么的想要摆脱我,就……送你最后一份礼物吧。”

她闭上眼。

翌日清晨

“沈慕衍,我们一起有七年了吧。”唐小染拦住了正要出门的男人,突兀地开口问道。

男人面无表情:“沈太太,请让让,今日我要去普罗旺斯。”言下之意是说,现在没空跟她废话。

在听到普罗旺斯四个字的时候,唐小染肩膀颤了一下,但随即恢复自然,拦住了沈慕衍:“我有话对你说。”

男人抬手看了一眼腕表,眉心有一丝不耐烦。

“不耽搁你多少时间。”她说:“沈慕衍,七年了,我想送你一份礼物。”

男人眼底越发不耐,抬脚就走:“沈太太愿意浪费时间浪费金钱,那就看着办。”他走出别墅大门,在院子里突然转过身看了她一眼,轻笑:“沈太太送的礼物,我沈某人可有收过?”

他眼底的轻嘲,唐小染看得一清二楚,心脏涩涩的发疼,忍着那疼,她嘴角扬起笑容,笃定地说道:“不,这一次,你一定会收。”

沈慕衍撇撇唇,不置可否,转身背对着她,不太在意的挥了挥手,彷如驱赶蚊蝇一般。

那枚尾戒,在阳光下,闪了闪,闪花了唐小染的眼。

怔然目送那人的座驾,轻快地驶离而去,唐小染转身,回了卧室,在梳妆台上留下一封信,用笔压着,封皮上娟秀的字体写着——TO:沈慕衍。

这信封里,一张七年前签订的契约书,一张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张书信。

两个小时后,她送走了之前请来的家政公司和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环视这住了七年的“家”,已然没有了一丝一毫属于她的痕迹。

“沈慕衍,你自由了。”睁着眼,眼泪却淌出眼眶,顺着脸庞滑落,湿了衣襟。

最后再看一眼这七年的“家”,唐小染转身,离开了这里。

……

远离明珠市的X市,这海边公寓,面朝大海,温馨美好。

盥洗室的浴缸里,躺着一个女人,浴缸里的水,有些满,滴答滴答地溢出了浴缸外,流到了地上,浸湿了落在地上的水果刀。

靠窗的浴缸,百褶窗帘的缝隙里,透过的光,射在满浴缸的水上,鲜红如血!

浴缸里的女人,安静地躺着,瞳孔越来越涣散,浴缸里的水,也越来越鲜红。

滴答,滴答……赤红的水,流到了地上,染红了地砖,这红色,刺眼无比!

对不起啊,沈慕衍,我不知我的执念会伤人……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给的喜怒哀乐痛,我都接下,只要这些都是你给的,可我才知,我的爱情,如此多余和可笑……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的厌恶你的憎恶你反感你恶心,我都懂,我都明白,七年来,我装作不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可真实的事实,却打了我一巴掌……

我不知她的存在,我不知你已有心头所爱,我不是故意拆散……可我还是伤了无辜的人,对不起啊,我把自由还给你了,

可我执念深种,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却不能够再去爱你,我会疯的……

对不起啊,沈慕衍……你自由了,我轻松了……

浴缸里,女人的瞳孔越来越散,一缸的水,也越来越红。

失血的唇瓣,牵出一丝满足的笑,弥留之际,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下一章强烈推荐

陆离眼神从夏天身上扫了一眼,语气清冷,“我是谁?我是他丈夫,我要带我老婆回家,有问题吗?”

“丈夫?”

夏天一双眼睛透出难以置信的光芒,他一直以为南栀单身呢,甚至……甚至他想过,干脆对南栀表白,两人就在这山里头组建一个家庭,多好。

没想到她竟然已经结婚了。

“不,夏老师,他不是我丈夫,他不是……”南栀忽然脱口而出。

她说陆离不是她丈夫,其实法律上来说,陆离真不是她丈夫,和陆离登记的,是她的姐姐南青,而不是她。

她和陆离有夫妻之实,却没有那一纸婚书。

陆离的眼神瞬间变的犀利。

她竟说他不是她的丈夫?

他们两个都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她还为他生了孩子,她竟然说他不是她的丈夫。

这女人……

陆离莫名就觉得火大极了。

夏天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皱着眉头对陆离说,“她说你不是她的丈夫……”

“我们之间孩子都有了,你说,我算不算她的丈夫?”陆离回答的十分霸气,他冷笑一声,看着怀里的南栀,说,“别挣扎了,你逃不掉的。”

“陆离,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南栀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她真的只是想过清净日子啊,为什么陆离就是不肯成全她呢?为什么?

他就真的那么恨她吗?非要折磨死她才肯罢休吗?

南栀情绪有些崩溃,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陆离忽然就觉得心软了。

他从未如此过,她从前也哭过很多次,可他觉得那是她活该,是她该受的苦,现在,他竟然觉得心疼了。

才见面,为什么又要惹哭她呢?

她身体还那么不好……

陆离烦躁的盯着怀里哭泣的女人,唇瓣动了动,他想说句软话安慰她的,但喉咙却又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来。

夏天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们之间都有孩子了,他一个外人也不好插手了。

但南栀哭的很伤心。

夏天嘴唇翕合,最终提议说道,“要不……先让南老师把液输完?还有两组药水,输完液就可以回去了。”

陆离踟蹰了一下,也许,这是最好的做法吧。

只是李一帆那家伙就要来了,他不能让李一帆再把南栀带走。

陆离侧身看着夏天,问他,“你们这里只有这一家诊所吗?”

夏天想了想,”镇子上还有医院,只是去镇子上有些远,这里山路不好走,交通不便利,只能坐驴车去,坐驴车也要两个小时。”

连个小时就两个小时吧!

陆离二话没说就抱着南栀出了诊所。

夏天没办法,只能帮南栀办了手续跟了出去。

陆离的保镖就在外头,他让人去附近的村子里雇驴车过来,十分钟后,一辆驴车停在了陆离的面前。

一头黑驴子,平板车是他从未见过的。

说来也真真是好笑的很,他堂堂陆氏集团的总裁竟然有一天要坐这种农车,真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南栀挣扎着不肯上驴车。

陆离硬是搂着她坐上了驴车。

陆离很阴险的和夏天说,“夏老师对吗?等会还有一个人要来看南栀,麻烦你告诉他,就说南栀和她丈夫回城了。”

夏天只能点点头,同时问南栀,“南老师,那学校那边怎么办?”

南栀被陆离紧紧搂着,只能探出个头来,她说,“看完病我会回去的。”

“不,她不会回去了。”陆离扬着下巴,“她要跟着我回家。”

“不,我会回去的,夏老师,告诉校长和孩子们,我会回去的。”南栀很倔强。

她绝不跟着陆离回A市。

夏天为难的嘶了一声,最后只能对陆离说,“我还是以南老师本人的意愿为准吧。”又对南栀说,“南老师,我会和校长说的,你安心养病。”

南栀安心的闭上了眼睛,鼻腔里全是陆离身上好闻的香水味道。

这味道她太熟悉了,他每天都会用的一款香水,就放在盥洗室内……

驴车在山路上颠簸着。

南栀紧紧闭着眼睛,不看陆离,也不和他说任何一个字。

因为她觉得,她和他之间,其实是没话可说的。

而他对她,也不会有任何的柔情,说出来的话,永远是伤人的。

陆离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儿,驴车一颠簸的时候,他就会马上看一看怀里的人,看看她有没有被颠到。

她好看的长睫毛在颠簸的时候会跟着颤抖,只是不肯睁开眼睛看他。

陆离太阳穴突突跳着,他问南栀,“你就没想过孩子吗?”

南栀没说话。

她是个不合格的妈妈,她没有资格去回答这个问题,更不想和陆离说话。

陆离见她不说话,又问她,“告诉我,你给南青是不是换过一个肾?”

南栀听到这话手指不受控的抖了一下,身体顿时紧绷。

这件事他怎么会知道?

三年前南青被查出来患有尿毒症,医生说,她需要换一个健康的肾脏,这颗肾脏最好来自于直系亲属,兄弟姐妹的最好。

南栀不想看着南青就那么死去,她主动把自己的一颗肾脏给了南青。

当然,她当时换肾的时候也想过陆离,她想,陆离那么爱南青,一定不想看到南青死吧,所以,南青要好好活着。

这场手术南家人对外封锁了消息,毕竟女孩子未婚就换了肾脏,将来出嫁的时候,对方家庭或许不能接受。

除了南家人以外,应该不会有外人知道这件事情啊。

陆离,他怎么会知道呢?

南栀皱眉,却不回答陆离的问题。

陆离说,“我派人查过了,三年前,南青得了尿毒症,对不对?你……换了一颗肾脏给她,对不对?”

南栀还是不说话。

他既然都查清楚了,还来问她做什么?

又想嘲讽羞辱她吗?

不,她不会再给他那个机会了。

南栀紧紧闭着眼睛,什么都不说。

陆离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她面颊,南栀却在发抖,她害怕他的每一次肌肤接触,总是会让她想到她屈辱的第一次,他毫无柔情的蹂躏她,践踏她……

陆离能感受到南栀的颤抖。

下一章

特别推荐

在放血后,她需要先去餐馆里当服务生,餐馆工作也是最为繁忙的。

当然了,最让伊崔尓无法习惯的还是镇子上的地痞,总会在这时候来骚扰她。

特别是在餐厅的老板不在的时候,并且餐馆里就他们三个小混混。

“伊崔尓,给我加杯水。”三个小混混的桌子传来一声呼声。

一般人在餐馆里用餐,都会安静的吃东西,或者与友人低声交谈。

可是这三个小混混却是尽可能的提高音调,嘻笑打闹着。

伊崔尓拿着水壶上前来,突然感觉臀部一凉,吓得她立刻尖叫起来。

“你做什么?”

伊崔尓身后的那个小混混笑嘻嘻的看着伊崔尓:“不小心碰到的,用不着这么激动吧。”

“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就报警了!”伊崔尓愤怒的看着三个小混混。

“哈哈……难道你觉得你父亲还是警察吗?如今的你不过是一个小婊子,对了,你走夜路的时候,最好小心一点,最近可是有不少的失踪少女,希望你不会是下一个。”

伊崔尓已经气的浑身发抖,这时候餐厅的大门被推开了。

白晨和卡罗琳走了进来,白晨看到伊崔尓的时候,立刻热情的挥了挥手。

伊崔尓立刻露出温柔的笑容,向白晨打了手势,让白晨先找位置坐下,她立刻过去招呼两人。

“石头,这位小姐是?”

“她是我的班主任卡罗琳小姐。”

“你好,卡罗琳小姐,我是伊崔尓。”

“你好,听说你们这家餐厅的东西不错。”

“你想吃些什么?”

“给我来一份三明治吧。”

这时候,那边的小混混又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伊崔尓,你是怎么招呼我们的?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我要的水为什么还没倒上?”

“你是不是希望我们向海斯克投诉?”

伊崔尓的脸色略显难看。看了眼白晨:“抱歉,你们稍等一下。”

伊崔尓刚走到那桌前,又是一声尖叫,手中的玻璃水壶也落在地上。

同时还有三个小混混肆无忌惮的笑声。白晨看了眼那桌子上的三个小混混。

伊崔尓已经捂着嘴跑进了厨房,白晨微笑的对卡罗琳道:“卡罗琳老师,我上个厕所。”

白晨途经那三个小混混的桌前的时候,三个小混混突然听到啪的一声,这个路过的小孩身上掉下来一个钱包。

那三个小混混对于这种事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收入囊中。翻开一看,全都是一百的钞票。

三人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惊喜,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收起来。

这时候白晨回过头来,看着三人:“你们刚才捡到的钱包是我的,请把钱包还给我。”

“小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是啊是啊,你在胡说什么?小心我们告你毁谤。”

“克罗,我们走。”

白晨冷笑的掏出电话:“喂,警察局吗。我要报警,我的钱包被三个强盗抢走了,我是中国公民,这三个强盗说,他们最喜欢抢我这样的中国小孩,而且他们还威胁我,如果我敢报警的话,他们会对我进行人身报复,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你们能帮我吗?或者是我向中国大使馆求助吗?”

嘭——

“小子,你胡说什么?”其中一个小混混立刻拍起桌子。满脸狰狞的看着白晨。

“警察先生,现在有个人正用刀指着我,我现在在海斯克餐厅中。”

现在餐馆里没其他的客人,同时餐厅里也没有摄像头。

“警察先生。他们在威胁我,要我挂断电话,请救救我……”

白晨一边通话,一边拿起小混混桌子上的一个水杯,然后砸在地上。

“啊……”伴随着白晨的一声惨叫声,电话那头的警察也慌了。

他们最怕的就是外国公民的报警和投诉。特别是恶**件,往往会因为领事馆的压力而无法大事化了。

而且如今对方还是一个孩子,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那绝对会造成外交事件。

当然了,最害怕的就是这三个小混混了,他们这可是小镇,根本就没地方跑。

这时候他们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把藏在身上的刀子拿出来,指着白晨:“小子,你敢陷害我们!?”

白晨冷笑一声,伸出手一把抓住刀锋,然后白晨的手上立刻鲜血直流。

“石头……”卡罗琳目睹了整个过程,她原本以为这个孩子懂得如何处理,却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的不计后果,伸手去抓刀子。

那个小混混连忙将刀子一收,白晨看了眼手上的血迹,然后在身上和脸上抹了抹。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的声音,几个警察飞冲了进来,每个警察全都如临大敌一般,立刻就拿出枪指着三个小混混。

“不许动。”

三个小混混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战战兢兢的看着警察。

伊崔尓这时候刚从厨房出来,这才发现现场的情况,看到白晨浑身是血,立刻吓的连忙跑过来。

“石头,你怎么样了?”

“没事,皮肉伤。”白晨笑容灿烂的说道。

那三个小混混大喊着,试图向警察解释前因后果,可是却没有人听他们解释。

一个警察走上前来询问白晨的伤势,并且问白晨是否要去医院检查。

白晨拒绝了,并且说自己的老师会带自己去医院。

警察走了之后,伊崔尓立刻心疼的看着白晨:“石头,以后不许你再这样了。”

她知道白晨是为她出气,可是她更不愿意看到白晨为她冒险,甚至是自残的方式。

白晨明明可以放倒那些小混混,却没动手,就是不想给自己惹来更大的麻烦。

“伊崔尓,我肚子饿了。”

“你和卡罗琳小姐稍等一下,我这边马上就好了。”伊崔尓向卡罗琳点点头。又回到厨房忙碌。

美国的饮食文化一直都很缺失,他们虽然很注重饮食安全,可是很多餐厅就连厨师都没有,就是如伊崔尓这样的服务生。把一些食物放到烤箱或者微波炉里热一下就拿出来吃。


相关阅读:
手机赚钱+V tlhdpw.wang
作者:admin
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自主发展品牌造好车,要好厨子更要好的食材
备孕什么时候吃叶酸好 备孕女性一定要知道
自荐信“二忌”
1
 
中国内陆核电站选址基本确定 十三五期间有望开工
小学毕业qq说说大全
女白领连吃两天月饼 牙根“烂穿”脸肿得像包子
3岁男童掉入15米深井底 钻绳套成功自救 图
包工头卖自酿蜂蜜筹钱给工人发工资
苏宁增资控股日本LAOX拟引该品牌入华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不排便≠便秘 让宝宝便便通畅的秘诀
担心脑瘫儿子无人照顾 母亲为他代孕生子
本周最热话题,看!别人家的促销
 
1
1
人民日报四问楼市会撞冰山吗:不会断崖式暴...
干部调整选配工作讲话
台湾医师:天然不一定好 小心新型食物原料中...
妊娠糖尿病怎样控制
支气管炎有遗传性吗 家长们一定要知道
2011年工商局工作计划
关于感恩的演讲稿:父母再造之恩
你我作文
睡前瘦腰动作是什么
【创业融资】马佳佳手把手教你融(pian)资...
1  
1
1
唐小染心想:终于可以停止这执念停止去爱了……真好……
妊娠糖尿病怎样控制
松溪绿茶:国家级生态茶乡造就千亩有机茶园
支气管炎有遗传性吗 家长们一定要知道
华为为什么要在英国买地建光芯片基地?
韩国"亲信干政"主角崔顺实之女将被警方拘押4周
女白领连吃两天月饼 牙根“烂穿”脸肿得像包子
3岁男童掉入15米深井底 钻绳套成功自救 图
2011年工商局工作计划
2018年中考作文预测:他来了
Copyright © 2003-2014 jsrack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海南日报社主办 海南新闻网版权